当前位置:首页 > 传记文学 > 正文

青年巴金的读书和写作

08-07 传记文学

19岁的巴金离开四川成都,去南京和上海求学,不久之后他得了严重的肺病。这件事让他很忧郁,他报考北京大学的梦想被阻断了。

养病期间他读了很多小说。“我并未学过文学,中文的修养也不高,唯一的长处是小说读得多,古今中外作品能到手的就读,读了不完全忘记,脑子里装了一大堆杂货。”巴金说。这里的杂货是指各种流派的作家和作品,他都喜欢,都在写作中有所借鉴。他说:“我不是文学家,不属于任何派别,所以我不受限制。唯其不是文学家,我就不受文学规律的限制。”

23岁他去法国留学。对于1920年代的作家来说,巴黎是个好地方,可以感受历史和文化的法兰西,接受雨果和卢梭等人的影响。在他去巴黎之前,海明威也去了那里,刚离开不久。

巴金在巴黎拉丁区的一个小公寓里,开始他第一部小说《灭亡》的写作。“每晚上一面听着圣母院钟声,一面在一本练习簿上写一点类似小说的东西,这样在三月里我就写成了《灭亡》前四章。”巴金回忆说,“我在法国学会了写小说。我忘记不了的老师是卢梭、雨果、左拉和罗曼·罗兰。”

在青年巴金的写作中,可以看到卢梭主张社会契约、反对不平等、提倡个性尊严和热诚坦白等方面的影响。

而雨果注重自我的激情叙述的浪漫主义写作、表现人物形象善恶美丑的辩证法,也影响了青年巴金的创作观念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xyftk.com/chuanjiwenxue/2020/0807/2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