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纪实文学 > 正文

算 盘(纪实文学)

10-02 纪实文学

算 盘

列 文

1

旧东西在屋子里越来越没有它们的位置了,这一次轮到算盘。

我那时读书(1974年),和小伙伴们一起是要背了算盘到学校的。每人一把算盘,大小、颜色和样子还各不相同。我知道在计算机时代,各样的私立学校为了训练小孩的大脑和手,加了珠算的课程,也知道和看到在中国和日本的某些大银行,大公司,或者其它各个不同角落的会计室,仍有员工在使用算盘。屏神静气,纤手翻飞,那样子,让人惊讶,似乎算盘才是最后定夺的主人,一年的收成要等这古老的器物说了算数。然而,算盘的作用真的式微了,就像那珠子暗淡的颜色,岁月流淌,它的使命真的要结束了。

这样说,心里就充满了某种伤感,特别是清理抽屉里的旧物时。这算盘是父亲给我们的,也不知他从何处得来,黑和白,那样的沉实,厚重,又那样的俊秀,灵动,是一桩赋予了神圣意味的家当。

然而,这古老而优美的东西竟要沦落为负担了。几次的搬家,它总是第一个小心地放到行李箱的。仔细抚摸着圆润的算珠和古色古香的木框,然后用软布包好,生怕外压会挤了它变形损害了。到了另一处新舍,又小心拿出,吹吹上面的浮尘,给它找一处安静的地方。

如今,它竟然有些碍手碍脚了,那灰黑暗黄的外貌,笨拙,伤心,自卑,与周围的色彩格格不入。我曾试图把它斜挂在墙上,像来复枪或牛头角那样,这主意也打消了,生怕朋友见着问起,您这暗含什么意思。我一直敝帚自珍,毕竟,它跟随我,来来往往,几十年了。若不是妻子整理衣柜,打趣地半开玩笑地说,扔了吧,我在骨子里是不排斥它的。

扔了?为什么,这祖先发明的充满了智慧和美感的东西,现在要丢弃它。我不服气,简直要哭了,只是,我还是说服了自己,舍弃了吧,不过是不会丢到那肮脏的垃圾桶,而是用泡沫包好,就像送了那落难的公子到江心的大木桶。我包好了它,轻轻地塞进了小区的收废旧衣物的大铁箱。

我送走了算盘,不知是沉重还是轻松,也不知是欣慰还是惆怅。

2

说到算盘,有几样趣事,有时哑然失笑,有时感从中来,这小小的算盘是中国人伟大的发明,两千年了吧,堪与四大发明同列,而回首发现,它竟然还更重要呢,因为算盘里浸透了生活的艰辛,也浸润了世道的良心。

第一件趣事是关于双喜的。双喜是老镇长的儿子,老镇长不过也是从农村出去的,因为家庭成分好,穷的叮叮当当,祖上没有干过财会,也没有剥削过穷人的,相反是世世代代被人剥削欺压的。这样,老镇长大字识不得几个,却一路提拔,最后当了镇长光荣退休,直至寿终正寝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xyftk.com/jishiwenxue/2020/1002/4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