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杂文 > 正文

我的家乡在泾阳

10-02 散文杂文

我在陕西泾阳县出生、成长、读书,后来从学校返乡做农民。十几岁时,去两百多里路外的煤矿拉煤,在火车站装车卸车扛两百多斤的盐包子,打土坯,盖房,扬场,犁地,挑土,担粪,干过很多苦活儿。有一阵子泾阳县城修地下排水道,我们大队工人受雇开沟埋管。泾阳县城历史上几建几毁,县城街道底下的砖头石块因此很多,开挖起来特别吃力,有时铁镐抡下去,能砸出火星。干完一天活,累得要命,也饿得要命。灶上改善伙食,土豆白菜羊肉汤,每人一老碗,我两根筷子穿了六个杠子馍,稀里呼噜吃个精光。

那时最大的愿望,就是走出泾阳,去体验外面的生活。在我就读的中学附近有一土丘,顶上矗立着一座很高的铁塔,我曾经爬上铁塔,眺望南边的塬,东边的铁路。翻过塬去是咸阳,铁路通到西安,那是另一个世界,是我们农村人向往的地方,心想有一天我能离开农村,去大城市工作多好。

这个愿望后来终于实现,我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。最后一次在生产队劳动,是给玉米堆肥。记得当时我穿着背心,在又高又深的玉米地里钻出钻进,脸上、胳膊上、脖颈上被玉米叶子划出道道血痕,但心里无比轻松畅快。因为这些在田间流汗的日子可能真的要结束了,这些玉米叶子留在我身上的,是幸福的伤痕,快意的伤痕,如同在告别宿命的文书上留下的戳记,也如同飞向一个全新大世界的祝福的披红。从此我走出了泾阳,先是到西安,后是到北京,在大城市里生活了四十多年,除了每年回乡省亲,再也没有在泾阳生活过。

直到退休后,人轻松自在了,回泾阳的机会反而多了。2017年我为著书,回乡探访秦代著名水利工程郑国渠遗址。这条为秦国统一天下奠定经济基础的大渠,有一条支渠就经过我们村口,另一条支渠穿过泾阳县城。写作期间,我又踏踏实实在泾阳住了下来。回故乡,写故乡,说泾阳话,吃泾阳饭,会泾阳人,谈泾阳事,一种既熟悉又亲切的乡土气息包围着我,很多感觉被调动,很多记忆被激活。我沉浸在家乡文化氛围当中,沉潜到家乡历史的情境深处。那是一段亢奋、充实、快乐的时光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xyftk.com/sanwenzawen/2020/1002/4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