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杂文 > 正文

游湖三记

10-08 散文杂文

文档小泡泡:孟春,携巧虎游于常青湖畔。湖光春景,引人入胜。兴致之至,无法言表,欣作小文三则,以记之。

柳下落虹图

雨后,陪巧虎游乐于常青湖畔。

西天边夕阳映照蓝天,白云朵朵,沐浴在金晖和蓝天中,分外的洁净和雅致。湖水,在夕阳的映照下发出忽闪忽闪的亮光。波光粼次,层层推进,如宝石般光鲜靓丽。高的写字楼围湖而兀,与低的人居楼错落有致,表现出中心城市少有的宽松与和谐。湖边垂柳依依,玉兰葱郁,白花点缀。微风和煦,亭台楼榭,繁花锦簇,从地铁口涌出的匆忙和漫步在湖边小道上的闲老适少,形成了鲜明的比照。清脆悠扬的萨克斯管音和晚练的操喝,在几处林荫展开,草地上坐而论道和专注地写生的大学生(或许是中专生)们,廉价地享受着音乐的演奏和操练的舞蹈。

垂钓者或依石打坐,挥杆自如,或钓箱垫底,正襟危坐。标杆相映,目不转睛,任由天上云卷云舒,只意眼前杆起杆落。我们继续围观垂钓。大家闲坐一隅,嬉笑诙谐,飘动时,屏声静气,杆起处,全神贯注。微风乍起,细浪忽来,层层推远,波光粼粼。钓者,手起杆落,眉飞色舞,观者,随波逐流,笑逐颜开。

少许,漂浮轻动,钓者凝神静气,抬腕起杆,一条小小的鱼在夕阳的金晖中迎风跳跃,煞是刺眼,看钓者那娴熟灵巧的动作,鱼在他手中俯首就范将失去生命的自由,旁观者笑曰:“太小了,放了!”钓者于是收一收鱼儿,捧于掌心,小心翼翼地将其就手置于清水之上,看鱼儿摆动了一下鳍尾,朝着岸上的人们仰首一瞥,随即摇尾而去,似乎是说:谢谢,好心的主和游人,再见了。俄顷,鱼入宽水,自得其乐而去。

吾和巧虎乐观其景。巧虎笑颠颠手指其鱼曰:“它跑了,它跑了!”我想:这鱼儿如果是人,可想其被钓而置于手心的恐惧和随手而游去湖心的喜悦,两种不同的境遇而导致两种不同的结果,拟人而知之也。

几树垂柳,依依和风。

湖边,一排杨柳,又以玉兰相缀。轻风徐徐,柳枝拂动,忽而前顷,忽而后仰,曼舞轻歌般地惹人。夕阳,无私地将金晖喷洒开来,蓝天托出一幅巨大的背幕,在夕阳的辉映下,勾勒出由金黄而湛蓝的层次。云彩,白色的絮团中描摹上金色的缘际,一簇一簇,一朵一朵,幻化着各种姿态,相互依牵,相互追随,在半空中律动。偌大的空间旷郎无尘,没有声音增添烦躁,没有浮尘蒙上污秽。

一对情侣,相拥而坐,将深情蕴含于宁静的依偎之中。不远处,一袭袭短裙白领湖蓝学生装,在白色旅游鞋的点缀下显得风情万类,靓丽多彩。三三两两的学生,依湖打坐,小巧的画架支撑坐前,他们目中无人,平心静气,手握彩笔向着不远的对象比比划划,时而纵勒澄黄,时面横辟青紫,时而轻点墨绿,时而滞揉粉黛,一幅幅俊美的湖光夕阳图在各自的眼前跳跃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xyftk.com/sanwenzawen/2020/1008/4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