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杂文 > 正文

东站广场的怀想

10-13 散文杂文

仲秋时节,我徘徊在宜昌东站广场。金叶榆坚挺生长,樟树郁郁葱葱,淡黄色的桂花盈满枝头,暗香浮动。树丛下,零零散散地坐着闲适的旅人。诚然,我带不走这里的建筑和树木,但可以记录下来,时而回味它们的模样。

算起来,我到宜昌来过两次。第一次是2001年夏,游览葛洲坝、三游洞和车溪民俗景区,再沿江上溯巫山探小三峡。第二次是2008年携家人串亲,赏江边夜景,放许愿灯,看三峡人家。这两次都是来去匆匆,没有尽兴,牵挂之情难以去除。

早年我练习美术,接触过一些皮毛。但由于笔力不逮,没有坚持下去,偶尔用写意的涂鸦糊弄人。不少初学绘画者,喜欢画荷花、竹子等,寄托正直、高洁、清雅的情思。而我钟情于山水,喜爱山水相依相融的风景。

参加工作整整三十年,最初每周只休息星期日,稍后大礼拜、小礼拜持续了一段时间,后来才明确了星期六、星期日两天休息,甚至有了休年假的规定。对于我而言,不存在年假的概念。这一次,我被很爽快地批了几天假,因为我家“神兽”升学。

通往宜昌方向是一条支线铁路,沿大洪山南麓一路西进,过荆门后折向西南,车窗外基本上都是丘陵地貌,植被尚好。火车跨河流、穿隧道,走走停停,抵达目的地时,晚点约一个小时,已经接近黄昏。

刚一出站,浓烈的桂花香扑鼻而来。宽阔的广场、鲜艳的苗木、林立的高楼呈现眼前,与火车中看到的景物截然不同,有一种大城市的气派。我还没来得及辨别东西南北,出租车司机热情地迎上来:是上学的吧?我送你们去!我环顾四周,试图找到大学迎新站。精明的司机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,他告知我们,今天时候太晚,志愿者撤走了。我们正犹豫时,司机又招徕一对来自云南的父子,凑足了一车人。

火车站距离市区有一段不短的距离。出租车掉头,转弯,上下高速,兜兜转转半个多小时,又几经询问将我们送到校园。通过接洽,我们找到了新生的住处,安顿好行李物品。

宜昌的烤肉颇有特色,与普通的烧烤有很多不同。每个餐桌中间设有一个凹进去的小灶,几只木炭在下面围成一圈,灶上搁置圆盘形钢架,把猪肉、羊肉、排骨等放在钢架上炙烤,边烤边翻面放佐料。若肉烤熟了怕烫嘴,可以转移到生菜叶片上放着,等温度降下来再吃。烤肉店是不提供任何炒菜的,要是肉吃完了还感到饿,可以来一份鸡蛋烧饭之类的。优质籼米,拌上葱花,香喷喷十分可口。饮料、肉类、米饭相搭配,价格还比较合理。

第二天上午,天空依旧灰蒙蒙的,有少许雨雾。由于时间有限,我们就近造访三游洞景区。当年还是水泥地面的景区公路、停车场已然全部刷黑,交通、旅游标识更加完备。由于错峰出行和天气原因,游客不是很多,可以通过手机现预约免费进入。下牢溪好似一条绿色的玉带,蜿蜒迂回于峡谷,汇入长江西陵峡口。下牢溪大桥依然雄伟壮观,附近的蹦极游乐项目吸引游客挑战。蹦极是刺激,观看蹦极同样惊险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xyftk.com/sanwenzawen/2020/1013/4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