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选刊 > 正文

口 红(小说)

08-07 小说选刊

口 红

子 金

我得赶紧回家做梦,接着昨天的,这样我才能重回梦中,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谁?这是胡有劲快要下班时的念头,很荒唐,也很可笑。连他自己都感到心虚,他居然对女人感了兴趣,而且还是梦中的女人。那个女人,朦朦胧肬的,浑身雪白的,全祼地站在花洒下面,湿漉的头发并不长,遮住了她的额头和眼睛,水从上而下包裹着她的身体,像一个裹着蚕丝的蚕蛹晶莹透亮的,水从几个突出的部位向四周飞溅,剩余的滑经她的双腿流下。他听见哗啦啦的水声却看不清她的脸,她身体突出的乳房和臀部尤其光滑,这样的视觉冲击力突然间让他有了一点冲动,而他根本不想克制自己,令他欣慰的是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。梦中他看到的那个女人的口红在雾水中鲜艳润滑,令他难忘,潮湿中的亮光仿佛一道闪电在激活他消失已久的欲望……他甚至在梦醒后低头查看裤裆是不是如梦中一般的坚挺?当他看见被撑起的裤裆正在塌陷时,他坐在床上后悔醒来。然而,内心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窃喜,有重整雄风的狂跳。梦中的这个画面持续了很久,他想走近这个女人,却始终无法迈开脚步靠近这个女人,更无法看清这个女人的面容……这是个春梦,他甚至在梦中就知道是春梦了,那是凐灭的火苗重新燃烧,仿佛春花般美好,却又无法拥有。已有很久很久没有任何性趣了,他甚至失去了自我慰藉的欲望和功能。有一次,姚一君坐在他的床头默默地流泪,他朝她愤怒地叫道,嚎什么?男人到了这个年纪都是一样的……他的声音其实在颤抖,连他自己都知道是自欺欺人。最后一次,两人折腾到半夜,姚一君擦完脸上的泪走出了房门,走出了房门就发誓再也不进来。所以这个春梦对他很重要,这个春梦似乎在提醒他,他还是个男人,对于姚一君来说,有特殊的意义,对于胡有劲来说,有了重生的感觉,是盼望已久的等待。他连忙下床,冲进姚一君的房间,走到姚一君的床前,用力推醒姚一君,兴奋地说,我刚刚可以了!姚一君睁开眼睛,问他什么可以了?他指着裤裆又说了一遍,我刚刚可以了!姚一君眼睛抬都没抬,嘴里哼了一声,看着姚一君鄙视的目光,胡有劲的声音明显小了一些,怯怯地说,一君,我只是想告诉你。姚一君闭上眼睛朝他叫道,你是在做梦吧!你回去做你的梦吧,说完翻身背对着他。胡有劲尴尬地站在姚一君的床前,慢慢地转过身,走向门外。

这是昨晚发生的事情,梦里梦外的都让胡有劲对生活有了新的盼望。胡有劲其实正担心另一件事情,倒是件可怕的事情,混乱了他的心智和性情。今天,他穿着一件皱巴巴的白色衬衫,整件衬衫找不出巴掌大的地方是平整的,是他很久之前穿过的,后来就没有洗过,很明显白色的底子上有一些污垢的痕迹。他早上随手拿的,在几件穿过的衬衫中,这件相对干净些,他别无选择。衬衫的领口和袖口虽然板质,但有一些油迹和汗斑,他还能闻到一些厨房的油烟味,还有一些斑斑点点的污渍混合散发出来的味道。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碰过姚一君了,姚一君也有很久没有碰过他的衣服了,甚至连他的房门也不进了,这让他心里很难受,可他们之间的关系只能这样下去,也许会越来越坏,可谁知道呢?除了他俩,没有人知道为什么。可是,这是姚一君的错吗?胡有劲不敢往里面多想,他知道是他的错,可他不是有意的。如今姚一君找理由不做晚饭,这虽然不能说明什么,但他心里明白,姚一君是有意的,同时也一定说明了什么。想到这里,他更加伤心,他不敢想像今后他与姚一君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子?他不指望姚一君能回到从前,虽然他们有个儿子正上着大学。也正是儿子的存在,姚一君没有提出任何要求。他甚至试图去理解彼此的冷漠和伤害,只是希望再轻点,再轻点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xyftk.com/xiaoshuoxuankan/2020/0807/1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