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选刊 > 正文

焦浩东小说《无 题》

10-15 小说选刊

古历十月的天气还不算太冷,李艳艳像往日一样早晨七点准时起床,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床铺,便去洗脸了。刚画完眉还没来得及画眼影,便觉肚子一阵猛疼。接着像有什么东西从下身流出,湿透了内裤……李艳艳先是一惊,接着推醒了正在熟睡的丈夫虎蛋。

说起虎蛋的名字,可有一个由来。这孩子生下来就长的虎头虎脑,不爱哭,挺招人喜欢。家人便随意取了个名字叫虎蛋,有时也叫蛋蛋。高中毕业虽然没考上大学,他却有一股冲劲,敢闯。先后经营过很多生意,赔了也百折不挠,接着继续闯,骨子里有一股虎劲。有虎胆英雄的意思,终于在拼打了十年后在镇上拥有两间属于自己的大门市。而且还在老家盖了一座豪华气派的四合院,收拾的金碧辉煌,在村子里算得上数一数二。

虎蛋一骨碌爬起来,揉了揉眼睛。说声不好,可能要生了,快往镇卫生院走。

他们的门市距离镇卫生院就隔一条街道。要是平时,也就一分钟时间。可今天由于特殊原因,李艳艳一边捂着肚子呻吟,一边由虎蛋搀扶着向前挪动。不远一点路足足走了有十分钟才到达妇产科诊室。

接诊的是位三十出头的女医生,按照常规问了末次月经时间。然后用笔在纸上比画了一下,便说是预产期已超过了两天,让病人家属赶紧办理住院手续。虎蛋把媳妇搀扶坐到护办室的长条椅上后,便飞奔着向住院收费处跑去。交了1000元押金后,再把住院证和押金条子带回护办室。护办室里,护士已经把病人姓名、年龄、家庭住址、联系电话等基本信息登记完毕,正准备量完血压后建病历。这时只见量血压的护士神情有点紧张,在反复量完三遍血压后,附在女医生的耳边嘀咕了几句。然后女医生一脸严肃的对虎蛋说,你媳妇血压太高,我们这儿条件差,你还是去市医院吧!

虎蛋一边掏手机联系在镇上做生意的妹夫“平娃”,一边又奔向收费室去退回押金。等退完押金平娃已开着自己的面包车停在了医院门口。

走市医院经过虎蛋的老家,经平娃提议,虎蛋又给他妈打了个电话,希望能一同前去。毕竟他母亲也生育了三个儿女,多少有些经验。虎蛋妈一听儿媳妇要去市里生娃,当时就慌了。这也难怪,虎蛋媳妇生第一个娃的时候,就在镇医院生产了两天一夜,差点连命都没保住。虎蛋妈吓得两个星期过去了还觉得自己肚子疼,有时连尿都夹不住。车到门口按了两下喇叭,虎蛋妈慌忙中往包里胡乱塞了几件衣服,还有自家门市里的奶粉、奶壶、红糖等产妇用的东西。临出门又返回去提了两捆“紫金花”卫生纸。屁股刚一挨上车座子,平娃便发动引机向前冲去。

在路上虎蛋妈想起在市里打工的三弟,也就是虎蛋的亲三舅。立即让虎蛋给三舅打了个电话并说明情况,看三舅能否联系一家好一点的医院。三舅在电话里说,区医院妇产科是全市有名的,前几天他还有朋友在那里生过孩子。听说区医院现已搬进了新住院楼,设备和条件都上了一个台阶,应该更有保障。自己那天正好加班,他让三舅妈过来接应一下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xyftk.com/xiaoshuoxuankan/2020/1015/455.html